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的浏览器浏览本网站
会员登录
提示

该资源为聊城大学太平洋岛国研究中心自有研究成果,请登录查看

瑙鲁 文化概况
  • 作者:赵少峰
  • 来源:瑙鲁
  • 时间:2017-08-01
  • 关键词:教育现状;体育设施;新闻出版

第一节 教育

一 教育现状

瑙鲁教育部将培育公民作为首要任务。具体而言,就是确保每个瑙鲁人识字,享有受教育的权利;确保每一位国民获得高水平的教育和培训;确保学生毕业后,能够成为一个有能力、高效的工作人员,或者能够到国外接受更高级别的教育,成为独立的个体。[]《2005~2025年国家可持续发展战略》中“教育发展目标”一项,其主要内容是:在教育部门制定的学习与环境发展框架下,通过《2008~2013年教育和培训战略计划》,教育学生离开学校后成为一个自信的公民,在全球化的社会中为国家做出贡献。[]

尽管瑙鲁实行义务教育,学生上学不需要交学费,但仍有不少学生到外国学习,全部费用由国家承担。尽管如此,也只有13%的学生能够获得大学文凭。另外,由于学生没有明确的目标和职业意识,加剧了逃学现象。越来越多的家长认为,孩子读书不能够改变当前的困境,不愿意让孩子踏上求学的道路。这一现象源自20世纪90年代人们在经济崩溃之后对瑙鲁教育体系缺乏信任。这些家长是瑙鲁经济繁荣结束时期的学生,他们被称为“迷惘的一代”,他们很难控制或影响孩子的教育。在父亲母亲都有工作的家庭中,年龄较大的儿童对年幼的弟弟妹妹负有照料责任,这也进一步导致了高缺勤率。

根据2011年的《教育法》,瑙鲁的义务教育阶段是5~18岁。孩子一般会在4岁接受非强制性教育,这样能够为其进入小学阶段奠定基础。据澳大利亚外交与贸易部2014年的报告,2011年瑙鲁共有3026名学生在校学习。2014年,小学入学率为88.1%,其中男学生入学率为90.3%,女学生入学率为85.8%[]。小学阶段男女生的比例是1∶0.92,中学阶段男女生的比例是1∶1.02。调查显示,义务教育阶段,女学生在学校学习的时间高于男学生在校学习的时间。女学生获取高级别奖学金的比例也高于男学生。

教育部2014年推出了教育改革议程,改革议程确定了一些关键领域,包括提高在校学生比例;提高教师出勤率和准时上课率;提高学生的入学率、毕业率和升学率;提高所有学生的学习成果;提高每个行业的识字水平;建立和维持熟练劳动力队伍;确保学校的安全与卫生;改善学校设施,坚持执行制定的新课程标准。为实现上述目标,教育部制定了四个方面的措施:提高幼儿园、小学和中学的教育质量和办学条件;创建一个系统的教育体系并持续不断地加以改进;提高所有学生的学习成果;形成一支可持续、高质量的教工队伍,以满足未来教育的需要。

按照2011年《教育法》的要求,教育部制定了一个针对学生逃学问题的政策,以支持“教育年度业务计划”的实现。这项工作由教育联络处加以协调,该联络处由一个联络主任和国家学校(即四所幼儿园、两所小学、一所中学、凯泽学院和“残者不残中心”)的学校联络人组成。活动方案包括:学校供餐方案,向所有学生提供免费午餐;认真执行《教育法》,根据该法,逃学儿童家长应受到检控和罚款;为学生提供书包、书籍等。为奖励学生出勤,政府实施了学校津贴方案,每周向每名学生发放5美元的学生津贴。在这种政策的支持下,学生出勤率提升了20%~30%。政府还修订了学校课程,为已辍学的学生(包括青少年母亲)提供更多的职业衔接课程和重返学校课程。开展家庭生活教育计划,为青少年提供基本的性教育知识和生活技能。2012年,瑙鲁开始实施辍学返校计划,并取得一定成效。2012年,重返学校的学生包括68名男生和11名女生。2013年返校学生包括52名男生和20名女生。[]数据显示,重返学校的男生人数下降,女生增加,表明更多的女生回到学校。政府认为,学生重返学校是一个积极的趋势,需要持续坚持下去。

根据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到2030年瑙鲁应确保所有学生接受免费、公平和优质的中小学教育和学前教育。为此,在教育方面,瑙鲁政府要再接再厉,让所有学生都能获得优质教育;制定降低辍学率的方案;确保寻求庇护儿童在平等的基础上,与本国其他所有儿童一样充分享有受教育的权利;在学校中开展宣传活动,防止对任何儿童的欺凌和暴力行为。

在学校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政府也取得了很大成绩,学校翻新工程继续进行。具体而言,继续开展凯泽学院重大项目改造,同时修缮其他学校的校舍。“学习村”建设取得稳步进展。截至2015年5月,“学习村”第一阶段工程已成功完成,技术和职业教育与汽车培训中心已正式启动。

为实现普及初等教育的目标,瑙鲁政府需要做更多的工作,包括维持中小学入学率和中学生在校率。2013年,区域千年发展目标跟踪报告显示,瑙鲁在教育中实现了男女平等,但高中男生的入学率令人担忧。该报告还强调了所有太平洋岛国普遍存在的总体趋势,即在学校中女孩入学率高。但女性在技术、科学、工程和管理等方面接受教育的机会仍有限,突破这种限制仍然是一个挑战。

生殖、性健康和计划生育在学校受到更多的关注,虽然法律没有相应规定,但是人们普遍认为这是教育部门的责任。不过,学生在学校接受这种教育需要法律的支持。政府应该把免费教育、义务教育和限制不当行为结合起来,禁止女生由于怀孕而被驱逐出学校。

二 学前教育

学前教育面向5岁及以下的儿童,形式多样,幼儿可在游戏小组、游戏中心、家庭式托儿所、幼儿园、教育和托儿中心接受教育。瑙鲁适龄幼儿进入幼儿园学习的比例非常高,幼儿园的老师一般毕业于南太平洋大学瑙鲁校区,或者毕业于新西兰、澳大利亚的学校。

三 初等、中等教育

瑙鲁的初等教育受西方的影响较大。20世纪初,基督教新教传教士将西方的教学模式带到了瑙鲁。第一批学校是由传教士菲利普·德拉波特(Philip Delaporte)建立的,传教士使用瑙鲁语言教儿童识字。1923年,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联合在瑙鲁实施了义务教育,并制定了采用英语教学的课程。

每个区的儿童都有机会进入亚伦小学(Yaren Primary School)(1~3年级),然后进入小学(Primary School)(4~6年级),接着进入瑙鲁学院(Nauru College)(7~9年级),最后进入瑙鲁高中(Nauru Secondary School)(10~12年级),义务教育在12年级结束。凯泽学院是一所天主教资助的学校,为即将进入瑙鲁学院9年级学习的学生提供衔接教育。

瑙鲁学院类似于中国的初中,学校里有500多名学生,在瑙鲁应该算是规模比较大的学校了。

在义务教育阶段,除了校服的费用由家长承担,书本材料费和交通费都由政府提供。尽管瑙鲁实行免费教育,但是瑙鲁的学生入学率并不高。

四 高等教育

瑙鲁的高等教育机构是南太平洋大学瑙鲁校区。南太平洋大学成立于1968年,由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提议创办并援助建设,是全球仅有的两所区域性大学之一。该大学由12个成员共同所有。成员包括库克群岛、斐济、基里巴斯、马绍尔群岛、瑙鲁、纽埃、所罗门群岛、托克劳(新)、汤加、图瓦卢、瓦努阿图和萨摩亚。主校区设在斐济首都苏瓦,在萨摩亚及瓦努阿图设有教学分校区,在其他一些校区进行网络远程教学。教师主要来自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国家。该学校在世界上享有很高声誉,海洋系在南半球首屈一指。南太平洋国家的政治、经济界的重要人物绝大多数是从南太平洋大学毕业的。

由于各岛国距离较远,教学任务主要通过远程互联网实现。这种教学模式开始于20世纪70年代。南太平洋大学的瑙鲁校区位于埃瓦区,成立于1987年。开设专业主要集中在教育和商贸方面。学生可以根据个人需要,自由选择学习课程。

五 特殊教育

2002年,瑙鲁针对残疾儿童设立了“残者不残中心”(Able Disable Centre),该中心满足特殊儿童和其他人员的教育需要。2015年,“残者不残中心”有1名主任、2名教师、3名实习教师,其中一名教师有听力障碍。2015年,“残者不残中心”有42名学生,年龄从4岁到34岁不等。上课时间是星期一到星期五。“残者不残中心”开设的课程侧重于园艺、烹饪、卫生、表演和手工艺,另外还有个性化教育课程。

六 教师队伍建设

瑙鲁教师队伍建设已经取得了一些成绩。瑙鲁与新英格兰大学和南太平洋大学继续联合开展教师进修培训。2016年初,第一批教师从新英格兰大学毕业,另有教师从南太平洋大学幼儿教育专业毕业。此外,政府还聘用了来自巴布亚新几内亚、基里巴斯和斐济的15名外籍幼儿教师和小学教师,填补国内教师队伍空缺。目前,瑙鲁大多数教师是女性,教育部专门向男性教师分配了五个教学奖学金名额,促进更多的男性投入教师行业,发挥榜样引导作用。瑙鲁教师的教学效率和出勤率不高,这是制约教育质量的重要因素。2007年底,澳大利亚国际开发署向瑙鲁提供了1100万美元,用于提升瑙鲁中学教师的教学技能。

第二节 体育

一 体育项目

瑙鲁人最喜欢澳式橄榄球(Australian Rules Football),澳式橄榄球在瑙鲁是最受欢迎的体育项目。瑙鲁每年举办橄榄球高级联赛。瑙鲁国家队经常参加一些国际比赛。

澳式橄榄球又称澳式足球,是一种起源于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墨尔本地区的球类运动。在风行澳式足球的地区,这种运动就被简称为“football”或“footy”。与其他足球规则不同,澳式足球每队含替补球员在内共有22人,比赛在球场或差不多大小的草地球场上进行,球场和场地比其他足球场大。这种比赛和其他球赛相较,最大的特色是速度快以及球的移动自由度大。

澳式橄榄球在瑙鲁的发展可以追溯到20世纪30年代,它与举重一起成为国家级的体育项目。澳式橄榄球在瑙鲁的全民参与率超过30%。橄榄球联赛是一项全国性比赛,由瑙鲁澳式橄榄球协会(NAFA)组织。20世纪30年代,澳式橄榄球在澳大利亚维多利亚的学校非常盛行。这些学童中有瑙鲁的首位总统德罗伯特。德罗伯特在完成学业离开澳大利亚回到瑙鲁后,在家乡推广这项运动。前瑙鲁总统马库斯·斯蒂芬也是当地一支球队的成员。在2006年,瑙鲁体育部部长终止了橄榄球系列比赛,因为有些球队和球员违反了橄榄球协会制定的比赛规则。参加瑙鲁澳式橄榄球高级联赛的运动员大约有180名,参加初级比赛的大约有500名球员。高级联赛由7支球队组成,另有5支替补球队(见表6-1、表6-2)。连接椭圆体育场是举办比赛的重要场所,但是每周只能举行两场比赛。

表6-1 瑙鲁澳式橄榄球高级联赛中的精英队

表6-2 瑙鲁澳式橄榄球高级联赛中的替补球队

初级比赛包括三个不同的级别,分别是15岁以下、17岁以下和18岁以下。

瑙鲁的澳式橄榄球锦标赛是一个年度比赛,观众最多的时候超过3000人。酋长队(the Chiefs)是瑙鲁橄榄球的国家队,代表瑙鲁参加各种国际性比赛。1995年,瑙鲁酋长队首次参加了在澳大利亚举行的阿拉弗拉比赛,获得铜牌。2000年,酋长队前往昆士兰参加首届网球运动杯橄榄球赛,与来自萨摩亚的队伍和来自澳大利亚的队伍进行竞争,酋长队赢得了两场比赛。2001年,酋长队再次前往昆士兰进行比赛,赢得两场比赛,其中一场是赢了黄金海岸老男孩队(the Gold Coast Old Boys)。同年,酋长队在2001年阿拉弗拉橄榄球比赛中赢得金牌,击败日本国民阵线队。在2002年澳式橄榄球国际杯比赛中,酋长队排名第八。2005年,因缺乏资金支持,瑙鲁酋长队退出国际杯比赛。2008年,酋长队成功筹集到了参加国际杯比赛所需的资金。由于名额有限,队员进入酋长队竞争激烈,瑙鲁橄榄球协会对队员要求严格,鼓励队员形成一种团结向上的氛围。按照规定,只有年龄在23岁以下且没有受到过处罚的球员,才能代表瑙鲁参加国际杯比赛。为了在国际比赛和地区比赛中取得比较好的名次,每次正式比赛前,酋长队的一些成员会被派遣到澳大利亚维多利亚俱乐部接受训练,以提升技能。酋长队队员在2008年比赛中表现突出,击败巴布亚新几内亚队,最终获得第5名的好成绩。2011年,国家队获得第6名的好成绩。2014年,获得第7名的成绩。

瑙鲁橄榄球比赛的主要赞助商是堪佩里集团、瑙鲁航空、M集团、艾沃酒店、梅南酒店等。在锦标赛中获胜的球队可以享受瑙鲁航空提供的飞往澳大利亚的免费服务。

二 体育设施

连接椭圆体育场(Linkbelt Oval Stadium) 这是瑙鲁的一个重要的体育场馆。它位于艾沃区,由瑙鲁磷酸盐公司修建。它也被称为艾达(Aida)椭圆体育场,因为艾达是瑙鲁的体育组织,经常在这里举行培训和比赛。体育场内的比赛场地表面由磷酸盐矿石混合灰土铺成,没有草皮。

由于体育场建成时间已久,设施陈旧,再加上场地表面不平整,不符合国际大型比赛的要求。这里主要举办国内的澳式橄榄球比赛和足球比赛。体育场设有瑙鲁澳式橄榄球协会办公室,负责组织澳式橄榄球锦标赛。体育场观众人数的最高纪录是3000人,是在1999年体育场举办澳式橄榄球冠军总决赛期间创造的。在重要的比赛期间,体育场会搭建一个临时看台。

梅南体育场(Menen Stadium) 原是瑙鲁重要的国家体育场,位于梅南区。该体育场是一个大型的运动场,经过瑙鲁政府和澳大利亚政府协商,该体育场转为澳大利亚瑙鲁难民处理中心收容区。目前,在难民处理中心,仅有一个小足球场。

三 国际比赛

瑙鲁是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成员。1996年,瑙鲁参加了亚特兰大夏季奥运会,这是瑙鲁首次参加夏季奥运会。随后,瑙鲁参加了2000年悉尼奥运会、2004年雅典奥运会、2008年北京奥运会、2012年伦敦奥运会、2016年里约奥运会。瑙鲁主要以举重项目闻名。在2012年之前,有7名举重运动员在奥运会赛场上为瑙鲁的荣誉进行征战。

瑙鲁的奥运会成绩与维森·德特那摩(Vinson Detenamo)的努力分不开。20世纪90年代初,他就开始组织瑙鲁开展奥林匹克运动。1991年,瑙鲁成立了奥林匹克委员会,维森·德特那摩当选奥林匹克委员会主席,同年开始与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进行联系。1994年5月,瑙鲁提出了加入国际奥委会的申请。1994年9月,瑙鲁被国际奥委会大家庭接受。1996年,瑙鲁开始参加奥运会。但是,这并不是瑙鲁运动员第一次参加奥运会的比赛。早在1990年,瑙鲁参加了英联邦运动会,获得轰动性的举重比赛成绩。瑙鲁举重运动员马库斯·斯蒂芬向萨摩亚申请公民权,并参加了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在1996年和2000年,斯蒂芬两次代表瑙鲁参加奥运会。他在2000年奥运会62公斤级的比赛中排第11位。2009年,他取代了维森·德特那摩,当选瑙鲁奥林匹克委员会主席。[]截至2016年,瑙鲁尚未在奥运会比赛中获得过奖牌。

保罗·科法(Paul Coffa)是大洋洲举重联盟的举重教练,自1994年以来,他一直是瑙鲁的举重教练。1996年至2016年,瑙鲁参加夏季奥运会的运动员人数分别为3人、2人、3人、1人、2人、2人。莎娃(Sheeva Peo)是瑙鲁首位参加奥运会的女性运动员,她出生于1976年,参加了2000年悉尼奥运会举重比赛,排第10位。

2012年,瑙鲁还派出了运动员参加柔道比赛,这是瑙鲁第一次派出运动员参加该项赛事。多瓦波波(Sled Dowabobo)出生于1983年,身高174厘米,参加了73公斤级柔道比赛,很遗憾在第一局比赛中失利,没能够继续比赛。

第三节 新闻出版

一 言论政策

瑙鲁宪法规定,瑙鲁公民享有言论自由,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得不到保障。公民访问互联网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同样社会媒体的采访自由也受到阻碍。自2014年起,瑙鲁政府对外国记者进入该国收取高昂的签证费,将一次入境签证的费用提高到7000美元后,新闻自由受到限制。在瑙鲁,公民获取外部信息的机会有限,只有国家媒体的资源可用。2014年5月,三名瑙鲁议员在参加国际媒体对瑙鲁的批评性访谈后,被暂停议员资格。根据法律,政府会对三人或三人以上的集会予以严厉处罚。在瑙鲁,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和信息自由都受到一定程度的制约。因新闻出版业务较少,瑙鲁没有信息自由法和国家媒体自我监管机构。

瑙鲁媒体局是唯一的媒体组织机构,负责提供广播和电视节目。广播节目在瑙鲁各地可以随时收听,但只有一半的岛屿可以接收到电视节目信号。大多数广播内容是转播外国的节目,也有地方制作的各种节目。由于瑙鲁媒体局是政府机构,政府希望他们多编辑制作反映当地社会生活的节目。

外国记者进入瑙鲁的签证费用提高后,国际上对瑙鲁的批评之声不断。澳大利亚反对党领袖比尔·肖顿(Bill Shorten)认为,瑙鲁正在“采取多种方式抵制外国媒体对瑙鲁新闻的报道,可能是一项旨在阻止记者报道澳大利亚瑙鲁难民处理中心的措施”[]。然而,瑙鲁政府表示,提高签证费用的目的只是为岛国增加更多的收入,而不是阻止媒体报道。

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是一个国际性的非政府组织,该组织对各国的新闻媒体进行分类,2002年至2013年将瑙鲁媒体归为“自由”类,2014年将瑙鲁媒体降级为“部分自由”。2015年,瑙鲁媒体被评为“部分自由”[]。报告称,瑙鲁总统巴伦·瓦卡禁止媒体对澳大利亚和瑙鲁之间达成的“太平洋解决方案”进行批评。2013年8月,政府对瑙鲁难民处理中心发生的骚乱进行有限制的报道[],巴伦·瓦卡对媒体进行了审查,使得外界很少了解瑙鲁社会取得的进展。

二 报纸

瑙鲁的出版仅限于国有报纸,政府与大型国际出版商的互动主要是在教育方面,牛津大学出版社、剑桥大学出版社和麦克米伦公司在澳大利亚设有分公司,直接或间接向瑙鲁的学校提供教科书。截至2016年,国际组织报告中没有关于瑙鲁出版情况的统计数据。

《瑙鲁公报》(Nauru Bulletin 通过该报瑙鲁公众可随时获取政府信息。政府新闻办公室(Government Information Office)通过《瑙鲁公报》发布关于政府活动的日常信息,包括就业机会、政府实施的发展举措以及与其他发展伙伴或捐助者合作举办的会议等,这些信息由政府高级官员提供。《瑙鲁公报》为双周出版,读者可以从网络上查阅其电子版,网址为http://www.naurugov.nr/government-information-office/nauru-bulletin.aspx,《瑙鲁公报》主要通过电子邮件进行推送,另外推特账户也将其内容同步更新。

《瑙鲁纪事报》(Nauru Chronicle 每两周出版一次。报道内容主要是总统的活动及国内大事,比较简单。每份价格1.25澳元。

《中央星报》(Central Star News 每两周出版一次。

Mwinen KoMwinen Ko”是瑙鲁语,意思是“来谈论吧”,2010年创刊,属于社区报纸,每月出版一期。

三 电视、广播

1.电视

瑙鲁电视台(NTV)成立于1991年5月31日,是瑙鲁政府拥有的非商业性电视台。它由瑙鲁广播公司管理,受瑙鲁媒体局监督。最初,电视台每天播放5小时的节目,用户缴纳电视信号接收费用。2016年,瑙鲁电视台每天24小时播放节目,不向用户收取任何费用,完全由政府资助。瑙鲁政府要求电视台播放的节目能够“促进瑙鲁的文化、教育、社区发展,培养儿童的社会兴趣”,节目类型包括新闻、时事、纪录片、体育节目、成人和儿童喜剧、戏剧、健康节目、教育节目等。同时,要求节目要涵盖当地和国际新闻以及国家主要的体育和社会活动。由于瑙鲁经济不断恶化,财政收入有限,瑙鲁电视台接入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节目,因而每天只有半小时的新闻节目由瑙鲁电视台编辑制作。瑙鲁电视台缺乏制作节目的相机、录像机及相应的设备,因而制作的节目质量一般。

2.广播

瑙鲁广播公司是瑙鲁国有非商业广播服务公司,成立于1968年。瑙鲁独立后,即宣告成立广播公司,由国家统计局负责运营。[]21世纪初,瑙鲁在经济困难的情况下,国家统计局没有再继续制作本地广播节目,而是从英国广播公司、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新西兰电视台转播节目。瑙鲁电台的广播信号太弱,用户在瑙鲁岛接收信号有时也不清晰。在澳大利亚国际开发署的协助下,国家统计局对广播信号进行了提升。2000年后,开始制作在全岛广播的本地节目。[]瑙鲁广播公司既播放瑙鲁语节目,也播放英语节目。

四 互联网

瑙鲁共和国互联网的域名是.nr,网络是通过卫星进行连结的,价格昂贵,但速度较快。Cenpac网络公司(Cenpac Net Inc.)成立于1998年,是瑙鲁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该公司为全国各地的个人和企业客户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甚至向偏远地区的客户提供网络服务。此外,该公司还提供注册新域名或使用Cenpac的网络进行收发邮件的服务。[]

瑙鲁政府网提供关于瑙鲁发展动态的新闻,网址是http://www.naurugov.nr/。2015年5月,瑙鲁政府关闭了Facebook的访问。[]

第四节 手工艺、音乐与舞蹈

一 手工艺

瑙鲁人用椰壳纤维制作纤维扇子,用螺旋树木制成一些木板。他们也会在制作的过程中使用一些图案。这种制作工艺品的方式,与印度尼西亚的文化有异曲同工之妙。同时,手艺人也会用椰木制作些手工艺品。瑙鲁人传统手工制作的工艺品主要有贝壳装饰品、草帽、扇子、垫子、篮子等。

二 音乐、舞蹈

瑙鲁传统音乐和舞蹈是瑙鲁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当代瑙鲁音乐和舞蹈融合了西方文化的元素。德国占领瑙鲁以后,禁止瑙鲁人演唱传统音乐和进行传统舞蹈表演。

瑙鲁电台经常播放传统音乐,但是即使年龄较大的瑙鲁人也很少了解这些音乐的内容,传统文化迅速让位于传播进来的西方文化。这种现象在太平洋岛国普遍存在,只有在密克罗尼西亚群岛的少数地区,传统音乐和舞蹈才被保留下来。音乐和舞蹈仍然是瑙鲁岛上最受欢迎的艺术形式。通常情况下,只有在节日庆典之时,人们才会唱起富有旋律的传统歌曲,跳起传统的圆之舞。

三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

201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向瑙鲁政府提出了加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和制定一项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战略的建议。在收到条约问题工作组的建议后,内阁经过讨论决定加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2013年3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收到瑙鲁总统签署的批准书,瑙鲁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的缔约方。在保护文化和传统知识方面,瑙鲁设立了社区文化资源统计人员和老年人委员会;与瑙鲁中学和青年事务部制定了文化研究计划;2011年5月,在教科文组织的支持和帮助下,举办了关于保护瑙鲁非物质文化遗产问题的研讨会;非物质文化遗产计划获得了欧盟的资助。

2015年1月19日至23日,世界遗产中心为瑙鲁政府官员、社区代表、非政府组织和民间社会代表举办了一个世界遗产问题培训班,旨在为有关各方提供协商机会,讨论保护瑙鲁世界遗产、提高瑙鲁当局和各方在执行1972年《世界遗产公约》方面的能力、确保世界遗产作为旅游业可持续发展战略的一部分。与会者还讨论了瑙鲁悬而未决的文化遗产和自然遗产的确认和保护问题,向国际社会介绍了瑙鲁保护世界遗产的战略和行动计划。培训班得到了日本信托基金项目“开展能力建设以支持保护世界遗产和加强小岛屿发展中国家地方社区的可持续发展”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