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的浏览器浏览本网站
会员登录
提示

该资源为聊城大学太平洋岛国研究中心自有研究成果,请登录查看

密克罗尼西亚的社会管理
  • 作者:丁海彬
  • 来源:密克罗尼西亚
  • 时间:2016-08-01
  • 关键词:密克罗尼西亚;社会管理;社会等级


一 社会等级与分工

加罗林群岛的社会等级制度是传统等级制度和以收入为中心的社会经济等级制度的综合体。年龄、性别和特殊知识,加之血统和土地权,决定了人的身份。但是,市场经济下的个人成就在密联邦构成另外的维度,在某些程度上弱化了传统的等级区别。

基于传统和收入的等级区别通过人们的行为、语言表现出来。基于族系、年龄和头衔的上层人士得到其他人群的格外尊重。聚会时,受人尊敬的长者或者有头衔的人士首先分得食物,或是坐在最为显赫的位置。在传统等级制度中,流行只对上层人士使用的敬语和严格遵守的禁忌。

教育在劳动分工方面起着重要作用。州政府和联邦政府雇员都是中学毕业生,不少还有大学文凭。英语水平也是一个人能否成为政府雇员的决定因素。在传统经济范畴,分工的主要依据是性别。年龄和能力对于分工也有影响。孩子们很早就开始从事家务劳动,帮忙照顾其他孩子或者做一些根据性别区分的工作。有着特殊知识的专家从事一些和治疗、建筑或占卜有关的工作。


二 性别差异

传统经济中,分工的主要原则就是性别。妇女是看护孩子、照顾园艺、做饭和洗衣等工作的主要劳动力,还要收获作物,编织垫子,照顾牲畜,收拾海鲜,在近海捕捞。男性主要从事建筑和木工工作,做粗重的园艺劳动,到暗礁处从事危险的捕鱼活动。在宗教和传统的政治阶层中,男性占据了主要的具有较高地位的职务,但是在一些社会形态中,女性在教会组织中也有她们独特的地位分工。

市场经济的到来模糊了传统经济形式中的性别角色。在今天的密联邦,15岁以上的女性中参与经济生活的占到了52%,而男性的这一比例是66%。政府中具有较高地位的工作仍然主要由男性从事,但女性越来越多地进入雇佣市场,导致传统家庭生活中本来由女性从事的一些工作转而由男性从事。

除了雅浦以及波纳佩的珊瑚环礁外,密联邦社会尤其看中母系关系。因此,女性是传承血统、头衔、土地权和财产的主要渠道,这赋予了女性在其他父系社会所没有的社会地位,使她们有相当的权力可以处理家庭事务,甚至可以决定土地的使用。男性主要从事政治和经济事务,在家庭中具有最终决定权,但是两性之间工作的互补性使男女双方在社会上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入发展,两性的角色分配发生了变化。在很多社会形态中,西方文化强调的父系角色正在对传统的母系传承产生侵蚀。


三 婚姻与家庭

传统上密联邦实行的是一夫多妻的婚姻制度,但19世纪中期基督教的到来使一夫一妻成为主流。今天在密联邦的不少地方,婚姻大事仍然由男女双方的家庭决定。婚姻关系带来的与土地、财产和地位相关的家庭联盟,例如姑舅婚姻,在密联邦不少地方得到青睐。自然,异族通婚仍然是重要的婚姻要求。大多数新人在基督教会的见证下喜结连理。在正式的婚礼中,双方家庭要交换礼物,还要举行盛大的婚宴来庆祝,双方可能还有土地权的转移。离婚可由夫妻任何一方提出,但是有了孩子的夫妻极少离婚。

传统的家庭包括夫妻之外的多位家族成员。平均而言,这些成员占整个家庭人数的比例由20世纪70年代的30%降低到现在的18%,说明家庭正在日趋小型化。家庭成员的构成也受到婚后居住形态的影响。在夫妻主要居住在夫家的波纳佩州和雅浦州,数代同堂的大家庭比较普遍,如夫妻和丈夫的弟弟、弟妹和孩子们一起生活,或者是一个由数代父子构成的主干家庭(stem family)。丘克州和雅浦外岛则以在母家居住为主,家庭成员可能包括家族中的女性和她们的丈夫。受到西方化和市场经济的影响,只有小家庭构成的单居制(neolocal residence)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密联邦,儿童教育极其重要。孩子被当作是家庭财富的源泉和父母老年的保障。因此,父母努力打造好的培养环境,满足孩子们的各种需求。妈妈是主要的看护者,爸爸和年长的孩子们也会施以援手,家族的长辈和邻居也会格外照顾孩子。因为岛屿社会中人际互动的重要性,大人带孩子外出时,孩子应脸朝外,背对着带他的人。孩子有需要,大人随时伺候在侧,有的孩子母乳喂养多年。密联邦流行孩子与父母同睡。

在儿童社会化教育的早期,文化价值的传输就开始了。孩子较早学会要有合作、分享和尊重他人的意识。批评教育之类的训诫一般由家庭成员和社区完成,而体罚则是父母的特权。儿童教育分为两部分内容,一是正式的学校教育,二是适合不同性别儿童的知识技能的非正式习得。过去,在家庭中进行的知识学问的传授是孩子成长过程中的重要一环。现在因为有了强制性教育制度,5~14岁的孩子大多数都接受小学教育。


四 土地与财产权

在密克罗尼西亚的小岛上,土地极为稀缺,因此围绕土地的使用和所有权问题出现了复杂多样的,甚至是竞争性的制度,不少制度有着土著和后殖民特色。在大多数岛屿上,土地权和血统或部落身份息息相关。在雅浦以及波纳佩的一些环礁上,父系关系决定土地权的继承,而母系在传统上控制着房产。大多数情况下,母系家族中年龄最大的男性成员管理房产。一个世纪的殖民统治之后,土地权已经偏离了传统的集体所有形式,开始成为个体权利。小家庭的出现和个人利益思想的增强,加之西方化的过程,使得基于家族血统的传统土地权属体系开始削弱。

随着西方化进程的加速,密联邦传统的有形财产和特殊技能的继承变得复杂起来。一般来说,个人拥有的有形财产可以根据主人意愿由主人自行处理,如留给子女或者兄弟姐妹。特殊技能可以由宗族拥有,但经常由技能拥有者的那些被证明有能力的孩子所继承。土地的所有权归宗族集体所有,但其使用权则由父系或母系的孩子或合法的养子女继承。某些地块的终生使用权可能在父系(儿子们)或母系(女儿们的儿子们)之间进行分配。随着西方物权观念和正式的继承规范的普及,土地的个人所有权越来越普遍,因此声称拥有个人所有权的人和基于血统关系要求使用权的人之间的继承权之争也不鲜见。法庭经常处理涉及法定继承的纠纷,对财产权进行分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