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的浏览器浏览本网站
会员登录
提示

该资源为聊城大学太平洋岛国研究中心自有研究成果,请登录查看

中国与大洋洲岛国的关系:现状、意义与障碍
  • 作者:魏志江 叶浩豪 李瑞
  • 来源:大洋洲发展报告(2012~2013)
  • 时间:2013-07-01
  • 关键词:


一 前言

大洋洲国家除了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外,其余岛国的经济还处于欠发达状态,经济结构单一。大多数岛国都面临财政拮据的经济问题,不得不寻求国际社会的援助和支持。长期以来,这些大洋洲岛国都是处于世界政治经济舞台的边缘地带,被认为是“太平洋最偏僻的地区”。但是,近年来气候变化带来的环境问题日益严重,这些大洋洲岛国作为海岛国家受到的影响也最为明显。同时,面对世界政治经济形势日益严峻的挑战,大洋洲岛国也深刻认识到需要加强区域内国家间合作,利用地区国际组织的力量,向世界发出统一的声音,增强岛国在国际社会的影响力,从而维护自身国家利益。另外,这些大洋洲岛国有12个是联合国会员国,在国际问题上拥有投票权,而且随着岛国之间不断加强联系,相互协调国家对外政策,在对相关国际问题进行表决时逐渐发展成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传统上,由于这些大洋洲岛国面积小,人口稀少,地理位置偏远、经济发展水平落后以及交通不便利,长久以来,中国与这些大洋洲岛国的关系发展得不到应有重视。[]但是,进入21世纪后,中国也开始调整其外交政策,不断加强与大洋洲岛国的国家关系。近年来,中国与大洋洲岛国间政府高层往来频繁,政治互信不断深化,中国与大洋洲岛国还设立了“中国-太平洋岛国论坛”“中国-太平洋岛国经济技术合作论坛”等对话沟通平台。在2006年4月5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出席了在斐济举行的“中国-太平洋岛国经济发展合作论坛”首届部长级会议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称“发展与太平洋岛国的友好合作关系,不是中国外交的权宜之计,而是战略决策”。因此,本文主要围绕中国与大洋洲岛国的经济和外交关系进行系统阐述,并对发展中国与大洋洲岛国关系的意义和阻碍因素进行详细分析,以期为国家发展与大洋洲岛国关系提供建设性参考意义。


二 中国与大洋洲岛国的经济关系

近年来,虽然大洋洲岛国政府纷纷制定和实施各项经济政策以促进国家的经济发展,大部分国家取得了一定成就;但是,由于欧洲经济的不确定性,其对大洋洲岛国资源的需求将减少,赴该地区的游客人数增长也将放缓,这将对大洋洲岛国经济产生间接影响。亚洲银行在《2012年亚洲发展展望》报告中预测,2012年大洋洲岛国经济增长率将降至6%,2013年将进一步跌至4.1%。[]事实上,目前很多大洋洲岛国应对经济冲击的能力不足。其中,斐济、瑙鲁、萨摩亚和汤加的债务水平已超过警戒线,基里巴斯信托基金存量迅速下跌,图瓦卢信托基金收入在可预见的未来也无法支撑其经济增长。而且,岛国中主要的资源出口型国家经济减速是该区域经济放缓的另一重要因素。

随着中国的经济实力不断增强,中国已经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且中国还是大洋洲岛国资源出口的重要市场。因此,加强与中国的经济合作成为大洋洲岛国提升应对经济冲击能力的最佳选择。另外,从经济、技术和资源等领域看,中国和大洋洲岛国之间存在很大的互补性。大洋洲岛国虽然拥有丰富的海底矿产资源,但是缺乏开采的经济实力和技术,而中国正处于经济高速发展时期,需要长期稳定的矿产资源供应,因此双方都有合作发展的愿望和需求。在2006年首届“中国-太平洋岛国经济合作发展论坛”部长级会议上温家宝总理宣布了中国政府与岛国开展合作、扶持岛国经济发展的六项举措,在帮助建交岛国提高经济发展能力、加强基础设施建设、人员培训等方面提供了力所能及的支持。[]近年来,中国在对大洋洲岛国的贸易投资、对外援助以及经济技术合作等方面都取得了丰硕成果,不断深化了双方的经济关系。


(一)中国与大洋洲岛国贸易投资关系

根据中国海关的统计,2009年,中国与大洋洲国家的贸易额为673.1亿美元,同比增长2.3%。中国与大洋洲岛国的贸易额为26.7亿美元,同比增长51.5%。在国际金融危机影响下,世界贸易受到严重打击,但是中国与大洋洲岛国之间的贸易逆势而上,保持了增长态势。[]而且,2011年2月澳新银行的报告显示,过去10年中,中国与大洋洲岛国之间的贸易额从2001年的1.8亿美元增加到2010年的15亿美元,实现爆炸性增长。这份报告指出,2001年到2010年,中国对大洋洲岛国出口额以每年34%的速度增长,这使中国在大洋洲岛国进口市场的占有率达到12%,首次超越新西兰。而大洋洲岛国对华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30%,主要出口商品是巴布亚新几内亚、所罗门群岛的矿石和原木。因此,澳新银行认为,中国与大洋洲岛国的贸易正在摆脱全球金融危机的消极影响,双边合作仍将持续发展。[]

在贸易快速发展的同时,中国与大洋洲岛国的相互投资也取得了积极进展。截至2010年9月,中国企业在大洋洲岛国的非金融类直接投资额达到了5.3亿美元。根据斐济投资局公布的数据,2012年1~6月,中国已经成为斐济最大的投资来源国(占总投资的21.77%)。近年来,瓦努阿图来自中国的投资金额也保持快速增长,2011年约2513万美元,同比增长1倍以上。大洋洲岛国也已成为中国企业“走出去”开展海外投资的热点地区之一。


(二)中国对大洋洲岛国的援助情况

中国和大洋洲岛国都是发展中国家,在许多方面可以互相帮助和借鉴。作为“南南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积极帮助大洋洲岛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近年来,中国对大洋洲岛国的援助项目涉及多个领域,主要包括了政府公共设施援建、基础设施项目援建、人员交流、医疗领域合作、农业和渔业领域的合作以及对于地区区域性组织的援助。例如,中国在斐济为多项公路升级项目提供优惠贷款。中国公司在斐济开展公路项目建设过程中积极实施属地化经营模式,大量雇佣当地劳动力并对其进行技能培训,且在项目实施过程中积极回馈当地社会和人民。除了帮助当地村民修房填地,还派专人教村民提高务农技能,与当地村民合作建立农业试验基地。自2011年以来,中国为汤加多项工程项目的建设提供了援助,包括了主岛干线公路升级改造二期项目、瓦瓦乌阿伊普阿大桥项目以及全国公路升级优惠贷款项目等。此外,中国新任驻瓦大使谢波华与瓦努阿图副总理兼贸工部长哈姆·利尼签署换文,确认中国政府将于2013年内开始,对原产于瓦努阿图95%税目输华产品给予零关税待遇,以此提高其产品的竞争力。


(三)中国与大洋洲岛国的经济技术合作

近年来,中国除了与大洋洲岛国进行相互贸易投资、援助大洋洲岛国发展基础项目工程外,中国还积极为大洋洲国家发展经济提供技术支持,并与大多数大洋洲国家签订了技术合作协定。2011年7月28日,中国驻密克罗尼西亚联邦大使张卫东与密联邦外交部长罗伯特分别代表本国政府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密克罗尼西亚联邦政府经济技术合作协定》。[]同年,汤加王国首相图伊瓦卡洛和中国驻汤加大使王东华在汤加首都努库阿洛法签订了关于中国向汤加提供无偿援助的经济技术合作协定。[]中国驻汤加大使王东华在签字会上积极评价了中汤之间的友好合作关系发展,并强调,虽然中国仍是发展中国家,自身经济发展也面临诸多挑战,但是中国政府重视与汤加的友谊与合作,将尽力支持汤加推进经济复苏与发展的努力。


三 中国与大洋洲岛国的外交关系

中国已经和大部分大洋洲岛国建立了外交关系,但是迄今仍有6个国家(瑙鲁、图瓦卢、所罗门群岛、马绍尔群岛共和国、帕劳、基里巴斯)没有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近年来,中国同大洋洲岛国关系保持良好的发展势头。2011年 8 月,首批大洋洲岛国政治家联合考察团成功访华,增进了中国人民与大洋洲岛国人民之间的相互了解和友谊,也进一步推动了双方的务实合作。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的贾庆林对各建交岛国坚持一个中国政策,在台湾问题等事关中国核心利益的问题上给予中方坚定支持表示赞赏。此外,贾庆林还表示,中方尊重各岛国根据各自国情选择的发展道路,支持各国不断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愿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基础上与各岛国加强各领域互利合作,实现共同发展。[]

随着中国与大洋洲岛国间经贸关系的不断加深,中国和大洋洲岛国间高层互访与接触日益频繁,政治互信不断深化,双方的磋商与对话机制也不断发展。自2011年以来,瓦努阿图总理纳塔佩、密克罗西亚总统莫里、新西兰总理约翰·基、巴布亚新几内亚总理索马雷和斐济总统奈拉蒂考等大洋洲国家领导人先后访华。2011年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崔天凯、北京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杜德印先后对斐济进行了访问。2012年4月13日,中国商务部部长陈德铭在斐济首都苏瓦会见了斐济总理姆拜尼马拉马。[]2012年8月28日,新任中国驻瓦努阿图大使谢波华在总统府向瓦努阿图总统尤路·约翰逊·阿比尔总统递交了国书。谢大使表示中瓦两国友好交往源远流长,两国人民友谊深厚,两国建交30年来在政治上相互尊重,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相互支持,在国际事务中积极合作,双边关系呈现良好发展势头。谢大使还表示,将在任期内努力增进两国人民友谊,不断推动双边友好合作关系持续发展。[]与此同时,瓦努阿图总理萨托·基尔曼也称中国多年来一直根据瓦努阿图最迫切的需要为其提供帮助和支持,促进了瓦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随着双方理解不断加深,瓦政府和人民对台湾问题有了更明确的认识,将一如既往地恪守一个中国政策。最后,瓦努阿图总理指出,近年来中国不断加强与包括瓦在内的大洋洲岛国的交流与合作,这不仅有利于该地区经济发展,同样对该地区和平稳定有重要意义。巴布亚新几内亚外交部秘书长毛伟则称中国是其国家五大发展伙伴国之一,而中国驻巴布亚新几内亚大使仇伯华也表示,根据中国的对外援助政策,在相互尊重、互惠互利、平等的基础上,双方应共同致力于推动两国的合作和友谊,确保双方关系稳定发展。[]


四 中国发展与大洋洲岛国关系的重要意义


(一)大洋洲岛国的重要战略地位

这些大洋洲岛国邻接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并与南极遥遥相望,西接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东部及东北部与南北美洲相对,西北与中国隔洋相望,可以说这些大洋洲岛国居于太平洋几近中央的位置,是世界各国经济往来重要的海上要道和交通枢纽。[]因此,大洋洲岛国在世界各国相互合作以及经贸往来中具有非常重要的战略地位。此外,由于大洋洲岛国与南极相距不远,其对于中国在南半球的科研考察以及战略规划都具有特殊的意义。香港中文大学的郑宇硕教授说:“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想要发展全球导航系统,要发展新的导弹计划的话,南太平洋的位置非常重要。和南太平洋建立邦交可以在那里建立多个观测基地,这对未来中国发展卫星武器和太空科技有关的技术将起到重要的影响。”[]


(二)大洋洲岛国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

大洋洲岛国有着非常丰富的自然资源,主要包括了矿产资源、林业资源和渔业资源。其矿产资源多数蕴藏于西太平洋美拉尼西亚岛群地区。尤其是巴布亚新几内亚拥有丰富的铜、金、铬、镍、铝矾土,海底蕴藏着天然气和石油。其中铜的储量最为丰富,达 9.44 亿吨。所罗门群岛拥有铝矾土、镍、金、铜和磷酸盐等矿产。斐济虽然国土不太大,但金、银、铜等矿藏皆备,其中金矿藏量最丰富,开发时间也最长。[]对于中国而言,虽然矿产资源总量较丰富、探明储量不少,但贫矿多、难选矿多,开发利用难度大、成本高,有效供给严重不足。许多重要矿产资源短缺,需要长期依赖进口。[]因此,与大洋洲岛国保持良好的关系有助于中国的矿产资源资源进口得到持续稳定的供应,从而有利于实现中国经济的持续稳定发展。


(三)大洋洲岛国对中国的重要意义

首先,这些大洋洲岛国有12个是联合国会员国,拥有在联合国大会进行投票的权利。在联合国的决议过程中,大洋洲岛国由于地理相近,国家利益趋同,往往会一致投票,形成一个小集团,而这个票源也就成为各大国重视并争取的对象。其次,该地区对于中国和中国台湾有着特殊的意义,双方在该地区的外交承认的斗争由来已久。虽然中国目前在该地区保持了很广泛的外交存在,但是这些大洋洲岛国中仍有6个国家是中国台湾的所谓“邦交国”。因此,发展与大洋洲岛国的关系,可以增强中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从而对于中国的和平统一事业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


五 中国发展与大洋洲岛国关系的障碍因素


(一)美国等西方国家的竞争

鉴于大洋洲岛国拥有重要的地缘战略地位以及丰富的自然资源,西方国家也非常重视发展与该地区岛国的国家关系。根据2012年瓦努阿图主流媒体《每日邮报》报道,在刚刚结束的第43届太平洋岛国论坛和论坛会后对话会上,与会各主要大国纷纷承诺继续加大对该地区的资金扶持力度。其中,澳大利亚政府承诺未来10年内将向太平洋岛国提供3.2亿美元用于促进性别平等和发展妇女权益,未来4年内提供5800万美元,加强天气、气候和海平面数据平台建设,为该地区制定应对气候变化战略提供依据。美国承诺将向该地区低海拔国家提供2500万美元以应对气候变化引起的海平面上升。此外,美还承诺将提供350万美元用于清除二战中遗留在该地区的未爆炸物。[]因此,西方国家在大洋洲岛国中的影响力也不可忽视。尤其是随着美国政府开始实施其“重返亚洲”战略,大洋洲岛国处于太平洋的关键位置,对于美国亚太战略的实施具有非常巨大的价值。美国也不断加强与大洋洲岛国的关系,平衡中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从而把大洋洲国家拉拢到制衡中国的方向上。


(二)对大洋洲岛国缺乏系统全面研究

传统上,由于这些大洋洲岛国面积小,人口稀少,地理位置偏远以及经济发展水平落后,中国长期以来并没有十分重视发展与大洋洲岛国的关系。再加上该地区交通不便利,资料和信息的收集相对比较困难,国内对于中国和大洋洲岛国关系的研究也非常有限。这导致了政府对这些岛国的社会经济、外交、税收、矿业、环保等方面的政策情况了解不够,而民众对于这些岛国的情况更是知之甚少,这也大大增加了中国企业对大洋洲岛国投资贸易的风险和难度。与此同时,由于对大洋洲国家缺乏系统全面的认识和了解,中国也难以为发展大洋洲岛国关系制定系统的长远外交战略;由于缺乏外交战略指导,中国发展与岛国关系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存在盲目性与不确定性,最终不利于双方关系的长远友好发展。因此,我们迫切需要对大洋洲岛国的社会、经济、财政、税收政策、矿业政策、环保政策和国际合作政策进行综合调研,从而为国家发展与大洋洲岛国的友好关系提供战略参考。


(三)大洋洲岛国政治发展的不稳定性

近年来,大多数大洋洲岛国的政治现代化都取得了发展,社会基本维持稳定。但是现在大部分大洋洲岛国的政治制度还是主要由西方资本主义政治体制移植过来,而这些西方政治体制没有被成功地运作并与本土化相结合,这也导致了现在大洋洲岛国普遍存在着传统威权与现代民主政治的矛盾。这种矛盾在一些殖民前存在较深厚、较有实力的传统权力中心的地区尤为突出,如汤加、西萨摩亚、斐济。[]尤其是在经济面临困难的时候,矛盾就有可能会被激化,最终导致社会的不稳定。此外,大洋洲岛国发展过程中也存在着一些不可避免的社会障碍因素。这主要体现在种族冲突、地域分歧等方面。而这些岛国的政治社会发展的不确定性无疑会对中国对该地区的投资发展合作项目形成的巨大挑战。因此,这也需要我们增加对这些大洋洲岛国国内情况的认识和了解,增强对其政治动向的前瞻性研究和预测力,从而有利于中国对双方关系的发展前景作出研判并能及时采取措施作出有效应对。


六 结语

近年来,大洋洲岛国大力发展国家经济,不断加强政府间的区域合作,协调对外政策,致力于实现国家的长远发展以及提高大洋洲岛国的国际地位。中国和大洋洲岛国都是发展中国家,在许多方面存在着广阔的合作空间,可以互相帮助。中国政府非常重视发展与大洋洲岛国的国家关系,愿意帮助大洋洲岛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这也是“南南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自2011年以来,中国与大洋洲岛国间高层往来频繁,政治互信不断深化,双方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上的合作也不断加强。同时,中国政府在大洋洲岛国也广泛开展项目,包括了基础设施建设、农业、渔业、交通、通信、卫生、人员培训、可再生能源等方面,[]这些合作有助于增强大洋洲岛国的人力资源和自我发展的能力。因此,中国与大洋洲岛国之间应该继续保持良好关系,双方政府也应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深化国家间的政治互信以及推动双边的经贸合作,共同开创中国与大洋洲岛国的美好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