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的浏览器浏览本网站
会员登录
提示

该资源为聊城大学太平洋岛国研究中心自有研究成果,请登录查看

“2017全球战略论坛”第十二讲举行 政治心理学与特朗普治下的中美关系
2017-06-26

2017年5月17日,“全球战略论坛第十二讲”在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进行,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尹继武教授应邀就“政治心理学与中美关系——以特朗普为案例”发表演讲。 

尹继武从特朗普的人格特质与中美关系、特朗普的认知与中美关系、特朗普的情感与中美关系等三个方面分析了特朗普上台后的中美关系及其未来影响中美关系的因素。 

尹继武首先从政治心理学的视角分析了领导人的人格特质与认知、情感因素对外交决策和战略互动的影响。作为美国总统的特朗普的人格特质是决定他政策偏好和以及对外政策的一个重要因素;理解特朗普的政治人格,是理解今后美国外交的基础。尹继武基于对特朗普人格特质的问卷评定数据,采用探索性因素分析的方法研究获得由五个维度构成的特朗普人格特征结构即不羁善变、精干有为、逐利自我、好胜执着以及积极外向。其中不羁善变和精干有为是特朗普最为核心的特质。这些特质决定了特朗普打破传统、善于战略欺骗和谈判、行动力和执行力强、凭个人直觉决策、追求尊重和利益交换、报复心强等诸多政策和行为偏好。 

这一研究在特朗普当选前已完成,其结论在相当程度上在特朗普担任总统后政策团队的选择、决策机制的风格、中美关系的调适等方面得到了印证,从而也为理解、把握和预测今后的特朗普对华政策提供了参考。 

尹继武还指出,领导人个人情感关系在外交关系中起着重要作用。领导人之间建立起来的友谊、信任和诚意有助于改善双方的认知,从而促进双边关系。例如,在4月份的特朗普与习近平会晤后,中美之间建立的电话交流机制,以及在其他方面的互动,都得到了改善。但是,这一模式并非一直有效,是受到一定条件限制的。 

最后,尹教授认为,心理因素的存在和发挥作用是有条件的,而不是决定性的。在如何看待特朗普对华政策的改变这一问题上,我们要防范特朗普“虚假共识”和“任性承诺”的负面后果。对未来中美关系的发展,不利因素在于:美国利益/交易的满足程度、美俄关系、美国国内困局的改善,特朗普本人的善变和非深思熟虑,作为策略的变化,美国决策团队和分化等。未来塑造中美关系的有利因素包括:双方领导人友谊的深化、中美合作利益与互惠的发展、特朗普的利益学习,美国国内进步力量的作用。 

本次活动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院长李向阳主持、亚太外交与安全研究室承办、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相关研究领域的学者近50人参加了此次论坛。